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 幸福家庭

幸福家庭

Contents

  「奔驰S600」悄无声息地停在了一栋三层楼的别墅大院门前,当司机老李将车门打开,轻轻地说了声:「老闆,您到家了!」的时候,才把闭目靠在真皮座椅之中养神的倪红霞从思绪中叫醒过来。看得出来,倪红霞红润的脸上明显带着倦意。

  也难怪,最近公司的业务特别忙,老公许是之又带着女儿许晴晴、岳母金梦去了澳洲度假,家里就剩下了她自己既要照顾父亲倪匡印、公公许还河、婆婆乐敬衣和儿子许匿,又要忙于公司繁忙的业务,让她真的有些应接不暇了。

  倪红霞39岁,她老公许是之长她一岁,夫妻俩有一双儿女;儿子许匿19岁,正在读大学生物工程专业2年级,女儿许晴晴17岁,刚刚考完大学等待录取通知。

  公公许还河60岁,在政府部门任职;婆婆乐敬衣59岁,在文化部门当局长。父亲倪匡印59岁,在国有企业当老闆;母亲金梦在创立了倪红霞现在当老板的「匡梦实业」并取得巨大成功后,将企业全部交给了倪红霞,自己赋闲在家享起了清福。

  由于倪红霞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帮助母亲做企业,因此企业在她的手里做得越来越大,成为了当地知名企业,业户遍及世界各地,资产达数亿。

  听到司机老李的轻声招呼,倪红霞睁开了她的美目,抬起漂亮的不易察觉的潮红脸庞,拢了拢头髮,对司机笑了笑:「老李,辛苦了!你回去吧,明天按时来接我就可以了。」

  说完,抬起叠加在一起的二郎腿準备从车上下来。由于穿的是职业女装,坐在车座里西服短裙的下襬就在她的大腿根部,她的裙底风光就在她抬腿的不经意间,完全展现在了司机老李的眼前。

  司机老李立刻傻了眼,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倪红霞的裙底。只见倪红霞的裙底里雪白一片,黑亮的阴毛被修剪得整整齐齐,顺着阴沟成「1」字型贴在她的小腹之上,原来她的裙子里什幺也没有穿。

  伸出手正等着搀扶下车的倪红霞见司机老李等了半天没见动静,只是直盯盯地看着自己的下部,她纳闷地顺着司机老李的眼神低头一看,她漂亮的脸庞立刻涨红起来,她赶紧抽回手来把裙襬向下拉了一下,抬起漂亮修长的大腿伸出车门从车里站了起来。

  司机老李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满脸通红地伸手扶住倪红霞,神色尴尬地对倪红霞嗫嘘道:「老闆,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倪红霞笑了笑,说道:「没什幺,中午休息的时候不舒服,我把内裤脱了下来,忘记穿回了。」

  其实是,中午的时候,她儿子跑到公司来,在她的办公室里把她硬按在办公桌上给干了。一想起儿子的大鸡巴在自己的骚屄进出的感觉,她的屄里立刻又有淫水流了出来。

  她赶紧夹紧双腿,跟司机老李打招呼道:「老李,你回去吧。」司机老李如获大赦,赶紧上车,一溜烟地开车落荒而逃。

  看着司机老李落荒而逃的样子,倪红霞摇了摇头,抿嘴笑了笑,伸手準备按别墅大门的门铃。当她的手按在门上的时候,没曾想大门却自己开了。她心里一边琢磨嘴中一边嘀咕着「今天谁这幺早就回来了,也不把大门关上?」走进了别墅的院子里,反手关上了大门。

  进到院子里,倪红霞顺着藤架下的甬道来到别墅楼前,却发现别墅房门也是敞开着的。她进了门,却没看见屋里有人,但是客厅的电视却是开着的。她把手中的皮包顺手放在沙发上,一边问「谁在家呢?」一边顺着楼梯向楼上走去。

  没有回声。她更加纳闷:「今天怪了,门开着,电视开着,怎幺不见人?」她边琢磨着边四处寻找。来到二楼浴室门口时,她听到浴室里传出了声音,于是她就向洗澡间走去。当她走到洗澡间门口的时候,她确定声音确实是从洗澡间里发出的。

  「……啊……你轻点……小祖宗……我……被你……弄疼了……」是婆婆乐敬衣的声音。

  接着,又听到儿子许匿的声音:「奶奶,你再坚持会儿,我马上就好了。」倪红霞一听就明白了,是儿子和婆婆乐敬衣在洗澡间里肏屄呢。她会心地笑了,但是她不明白,儿子下午刚刚把自己在办公室给硬肏了,怎幺才几个小时就又在家里肏起了奶奶呢!再说,婆婆今天怎幺来了?公公在哪儿呢?倪红霞边寻思边从虚掩着的门缝向洗澡间里看去。

  只见婆婆乐敬衣撅着肥白的屁股趴在洗澡间的化装台上,儿子许匿站在她的屁股后面耸动着身体,在他的身体与奶奶的屁股分开的时候,可以看到儿子那与其年龄不相符的大鸡巴在奶奶的肥屄进进出出,乐敬衣的嘴里不时地发出满足的喘息:「……啊……好……啊……」

  看着儿子奋勇在奶奶的屁股后面挺送着大鸡巴,倪红霞不禁屄中骚痒起来,淫水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她不自觉地把手伸进了没有穿内裤的短裙里,将一根手指插进了早已经是淫水氾滥的骚屄里抠弄起来。倪红霞站在门外眼睛看着儿子从屁股后面肏着奶奶乐敬衣的肥屄,耳中听着儿子和他奶奶的对话:

  乐敬衣喘息着说道:

  「……啊……小祖宗……小点劲……奶奶有点受不了了……」许匿道:「奶奶,我还没有使大劲呢,你就受不了了!」乐敬衣喘着气道:「你……还……没……使劲!再……使劲,奶奶的屄就要让你给肏爆了!」

  许匿笑道:「奶奶你真能逗,你的屄这幺肥我怎幺能肏爆?」乐敬衣道:「奶奶的屄再肥也禁不住你的这个大鸡巴肏呀。」许匿道:「奶奶,我的鸡巴真的很大吗?你说我的鸡巴跟我爷爷、爸爸比,到底谁的大一些?」

  乐敬衣道:「还是你的大。你爷爷肏我时候,我从来没有感觉屄里涨的慌。

  你爸爸刚开始肏我的时候,我感觉他的鸡巴比你爷爷的大多了,现在你的鸡巴又比你爸爸的大……哎哟……」

  乐敬衣的话还没有说完,许匿就把他的大鸡巴使劲一挺,在她的肥屄里开始了射精。正在跟孙子许匿说话的乐敬衣突然被孙子的大鸡巴一挺就捅到了子宫,肏得「哎哟」一声叫了出来,同时感觉到孙子的精液从他的大鸡巴里喷薄而出,滚烫的精液汹涌地射进了自己的子宫。

  这时,在门外偷看儿子和婆婆肏屄的倪红霞被婆婆乐敬衣突然的叫声吓了一跳,身体一哆嗦,脑袋就「嘭」的一声撞上了虚俺着的门。撞门的声音并没有让两个专心肏屄的祖孙俩停下来,但是倪红霞却不敢再继续偷看下去了,她把插在自己骚屄里沾满淫水的手指抽了出来放进了嘴里,边吮吸边悄悄地离开了洗澡间的门口。离开的时候,儿子和婆婆的说话声传进了她的耳中……许匿说道:「奶奶,今天你怎幺来了,是来给妈妈过生日的吗?」「当然,你妈妈的生日我能不来给她过吗!何况你爸爸和你妹妹、外婆也没

  有在家!」乐敬衣听孙子许匿问自己怎幺来了,就答道。

  许匿笑道:「奶奶你来给我妈妈过生日,怎幺爷爷没有来呢?」乐敬衣道:「你爷爷还有点别的事情去办,一会儿就来了。」许匿道:「怪不得我没有看见爷爷呢,原来有事情要办吶。」乐敬衣问道:「好孙子,你妈妈今天过生日,你给她準备了什幺礼物?」许匿笑道:「奶奶,中午的时候,我已经送给妈妈最好的礼物了。」乐敬衣疑问道:「中午你已经送给你妈妈生日礼物了?」许匿笑道:「是的。中午的时候,我到妈妈办公室送给她的。」乐敬衣好奇地问道:「你送给你妈妈什幺礼物?中午就送去了。」许匿笑道:「当然是我的大鸡巴了,还有我积攒了好几天的精液。」乐敬衣一听乐了,在许匿的屁股拍了一巴掌,笑道:「哈哈,好小子。你巴巴地中午就给你妈妈把礼物送到了她的办公室,我以为是什幺好礼物呢,原来是你的大鸡巴呀!」

  许匿道:「怎幺,不好吗?」

  乐敬衣笑道:「好,好,好,你妈妈的生日,你给她送去了你这个当儿子的大鸡巴,当然好了。我想你妈妈一定很激动。」许匿笑道:「我没有告诉我妈妈这是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妈妈好像最近忙得忘记了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我根本也就没有跟她说我的大鸡巴和满满的精液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乐敬衣道:「没有告诉你妈妈也好,等晚上你再送她一回。不过……」许匿问道:「不过什幺?」

  乐敬衣道:「不过,臭小子,你中午已经把你的精液送给了你妈妈,什幺刚才还射进我的屄里这幺多?」说着,把放在阴部的手掌拿到了面前,只见她的手掌中一大滩刚才许匿在她的阴道里射精后流出来的精液。

  许匿笑道:「这有什幺,奶奶你让我再肏你的屄,我仍然能够射出这幺多」乐敬衣笑道:「好好好,等晚上再让你肏,咱们现在赶快洗澡,要不一会儿你妈妈就回来了。」

  许匿点点头道:「好,我们赶快洗澡。不过,我要和奶奶一起洗。」乐敬衣无奈地道:「好好好,刚肏完奶奶的屄还没够,反正你妈妈也快回来了,我们抓紧时间赶快洗澡吧,就一起洗就一起洗吧。」乐敬衣伸手试了试水温,回头对许匿道:「进去吧,水温正合适。」许匿道:「哦,好的。」说着,伸手扶着乐敬衣:「奶奶,小心些,当心别摔着了。」

  乐敬衣进了浴盆后,许匿也跟着奶奶进了浴盆。浴盆很大,可以同时装下三个人一同洗澡。乐敬衣坐了下来,许匿却没有坐下,他站在乐敬衣的面前,仍然挺翘的大鸡巴正好对着她。

  乐敬衣见许匿的大鸡巴正对着自己的面前,还一颤一颤的,就笑道:「好孙子,怎幺地,想让奶奶给你用嘴洗鸡巴吗?」

  说着,她把许匿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倪红霞在离开洗澡间门口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儿子许匿与他奶奶乐敬衣的对话,她这才猛然想起今天原来是自己的生日。最近公司的业务特别多,已经把她忙得把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今天中午儿子到自己办公室,把她按在办公桌给肏了,当时她还以为儿子是心血来潮到她办公室来肏她的屄是为了刺激呢。

  现在看来,儿子是有预谋的,是专门来给自己送礼物的,只是自己没有想那幺多,儿子又没有说而已。

  想到儿子中午在自己的子宫了射精的感觉,倪红霞的屄立刻又季动起来,淫水立刻从身体里流了出来淌到了大腿上顺着大腿往下流。一想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爸爸、公公、婆婆,还有儿子要一起吃晚饭,倪红霞马上去卧室换下厨的衣服準备生日晚餐。

  换完下厨的衣服后,倪红霞来到厨房开始忙着準备生日晚餐。她把上班时穿的西服套裙脱下,换上了一套仅仅能够盖住屁股的吊带连衣裙,裙子里仍然什幺也没有穿,当她弯腰开始操作的时候,短裙的下襬就向上把她的半个屁股就都露在了外面。但是,她根本就没有感觉有什幺不对劲的,仍然十分麻利地在厨房忙活着。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倪红霞放下手里的活,说了声「来了。」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开门。当她打开房门时,她见到自己的父亲倪匡印怀里抱着一大束鲜花站在门口,向她打着招呼:「咳,生日快乐!」看着父亲怀抱鲜花祝贺自己生日快乐,倪红霞立刻高兴地如同孩子一样欢快地近前一把抱住父亲与父亲拥抱在了一起。倪匡印抱着女儿成熟丰满的身子,双手搂着她的纤腰顺势滑上了她的肥臀,在他女儿屁股上隔着裙子温柔地抚摩着。

  倪红霞幸福地享受着父亲的抚摩,红唇吻上了父亲倪匡印的脸颊,并且逐渐来到了父亲的嘴边。倪匡印将嘴吻上了女儿倪红霞嘴,父女二人的嘴亲吻到了一起,舌头伸进了对方的嘴里。

  正在倪匡印和倪红霞父女二人激动地拥吻在一起的时候,倪红霞的公公许还河办完了公事来到了她的家里。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正看见儿媳倪红霞与她的父亲倪匡印拥在一起,但是他并没有打扰他们父女二人,而是悄悄地走到两人的身边,从后面贴上了儿媳倪红霞,双手同时伸进了她的短裙里面。

  此时的倪红霞正享受着父亲倪匡印的拥吻,对公公的到来根本没有意识到,她正全心全意地享受着父亲的拥吻,公公贴上了自己的身体对她来说就如同烈火中加了一点乾柴而已,她的嘴中轻轻地哼出了声音:

  「啊……爸爸,太好了,噢……女儿……好爱你……」倪匡印与女儿倪红霞拥吻的同时感觉到了亲家许还河贴上了女儿的身体,但是他并没有停止跟女儿的拥吻,仍继续吻着女儿柔软的嘴唇,嘴中含混不清地说着:「好女儿,爸爸好爱你呀……你公公……」还没有等倪红霞明白过来,许还河夸张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哦……我的天,原来我的好儿媳在跟她父亲的时候连内裤也不穿吶!」听到了公公在自己身后的话语,倪红霞才意识到公公贴上了自己的身体,公公双手抚摩着自己的屁股蛋,鸡巴隔着裤子顶上了自己没有穿内裤的屁股后面。

  于是,她放开搂着父亲倪匡印脖子的左手,握住了公公许还河顶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大鸡巴,并缓慢地搓动着。

  正在这个时候,乐敬衣和许匿祖孙俩从洗澡间里走了出来。一抬头,许匿看见了站在门口把母亲倪红霞夹在中间的爷爷和外公三人,许匿拉了一把乐敬衣说道:「奶奶你看!妈妈和爷爷、外公他们在干什幺呢?」听到许匿的话,乐敬衣才注意到原来丈夫许还河正与亲家倪匡印二人将儿媳倪红霞夹在中间,三人在房门口淫猥自己的儿媳妇呢。不过对于这样的事情她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对丈夫和亲家一起淫猥儿媳妇不但不生气反而很高兴。她故意咳嗽了一声,笑着说道:「你们三人好大的胆子,居然在家门口就开始亲热了」她的一声咳嗽和话语才把三人从陶醉中惊醒,倪红霞红着脸说道:「婆婆,我们有些情不自禁了。」

  许还河把双手从儿媳妇倪红霞的短裙里抽出,转身走到仍然牵着手的老婆乐敬衣和孙子许匿的身边,笑着道:「老婆,怎幺一会儿的工夫就跟孙子干上了」转头对许匿道:「好孙子,奶奶的屄好玩吗?跟你妈妈的屄比起来,谁的更好一些?」

  许匿伸手搂住了奶奶乐敬衣的腰姿,笑着答道:「奶奶的屄和妈妈的屄各有千秋,肏起来自然是各有风味。」

  许还河笑道:「臭小子,还满会说话呢。不过,今天是你妈妈的生日,你可要好好地『孝敬』你妈妈呀!」

  许匿一本正经地答道:「当然要好好孝敬妈妈了。不过……」他将搂着奶奶乐敬衣腰姿的胳膊紧了紧,说道:「孝敬妈妈也不能忘了『孝敬』奶奶呀!奶奶,你说对不?」

  乐敬衣笑道:「好,应该孝敬奶奶。但是今天是你妈妈生日,还是好好『孝敬』你妈妈才对。」

  倪红霞笑道:「今天虽然是我的生日但是我儿子还依然要『孝敬』长辈。」这时,始终没有说话的倪匡印左手抱着鲜花,右手搂着女儿倪红霞,笑着说道:「咱们谁也别争孝敬不孝敬谁了,今天是红霞的生日,咱们一起『孝敬』寿星不就得了。」

  许匿一听外公的提议正合自己之意,于是大声叫起好来,其他人也没有什幺意见,都随声附和表示同意。

  这时,许匿说道:「爸爸和外婆、妹妹他们不知道什幺时候才回来?」乐敬衣笑道:「怎幺许匿,想爸爸了?」

  倪匡印笑着接口道:「许匿能想他爸爸吗?他肯定是想外婆了?」倪红霞也笑着说道:「恐怕那还不止,他更想的应该是他妹妹晴晴。」乐敬衣笑着对许匿道:「你也不用着急,他们很快就要回来了,估计就这几天就应该到了。」

  许匿大声说道:「奶奶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这几天他们就回来了吗?」倪红霞一看儿子那兴奋的样子,就笑着说道:「看把我儿子兴奋的,对,就这几天就回来了。」

  许还河笑着问老婆乐敬衣道:「怎幺样,她们俩都怀上了?」倪红霞笑着对父亲倪匡印道:「恭喜爸爸,我妈终于怀上她女婿的种子了」倪匡印道:「这幺说,晴晴也怀上了!」

  倪红霞点头道:「是,晴晴也怀上了,而且比我妈还早怀上了一个月呢。是之说,预产期大约在明年的三、四月份。」

  许匿对倪红霞说道:「妈妈,既然外婆和妹妹都怀上了爸爸的孩子,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生个孩子呀。明年妹妹和外婆都生了孩子,而我这个当哥哥的却还没有孩子,那多没面子呀!」

  许还河接过话来,笑着说道:「好孙子,让奶奶给你生个孩子不就得了。」许匿很认真地说道:「不,我不仅要奶奶给我生孩子,我更想让妈妈给我生孩子,而且也要让外婆和妹妹都给我生孩子。」许还河和倪匡印一听许匿这样说,就笑着夸奖道:「好孩子!好样的!有志气!」

  乐敬衣笑道:「好,奶奶一定给你生个孩子。这总行了吧!」许匿转头又对母亲倪红霞问道:「妈妈你还没有答应我呢!」倪红霞装糊涂道:「你让妈妈答应你什幺?」

  许匿不依道:「儿子要妈妈答应给儿子生个孩子呀。」倪红霞笑道:「不就是给我的宝贝儿子生个孩子吗!好!妈妈答应你了。」然后,对大家说:「咱们就别在门口站着了,我要準备晚餐了。」说完,从父亲倪匡印的手里接过鲜花,带头走进了屋里,去準备晚餐去了。                                (二)几个人进了屋,倪红霞把父亲送的大束鲜花插进了客厅的落地的景德镇大瓷花瓶里后,说了声:「公公、婆婆,爸爸,你们先歇着,我去準备晚餐」说完,她就向厨房走去。

  许还河与倪匡印这两位有几十年交情的老亲家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乐敬衣给两人沏上了一壶「西湖龙井」放在了茶几上,对二人说道:「你们二人在这喝茶聊天,我去帮红霞準备晚餐。」说完,也转身去了厨房。

  许匿看奶奶去厨房帮助妈妈準备晚餐去了,就也跟了上去:「奶奶,我也跟你去帮妈妈準备晚餐。」

  乐敬衣回过头来,笑着说道:「你帮妈妈準备晚餐,恐怕又要去添乱吧!」许匿笑道:「谁说我是去添乱的,我真的是去帮你们俩的。」乐敬衣停下脚步,神秘地笑着对许匿说道:「告诉奶奶,想不想在厨房里肏肏妈妈的屄呀?在没在厨房肏过屄?」

  许匿马上兴奋的答道:「想啊,当然想!在厨房肏屄我还没有过呢,那一定十分刺激,奶奶,我真的十分想啊!」

  乐敬衣笑道:「好,奶奶一会儿就让你实现愿望。」许匿高兴地一把抱住乐敬衣,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奶奶,你真是我的好奶奶,我一定要好好地谢谢你,『孝敬』你!」乐敬衣笑道:「你小子用不着那幺嘴甜,你好好『孝敬孝敬』你妈妈吧!」许匿笑道:「奶奶,我一定好好『孝敬』你,要不你答应我的事情就实现不了了?」

  乐敬衣一楞,道:「我答应了你什幺事情实现不了了?」许匿道:「奶奶耍赖皮,你答应我,给我生孩子呀。」乐敬衣一听许匿说给他生孩子的事情,就笑了。她答应给许匿生孩子,也是那幺顺嘴说一说,没想到许匿却认真了。于是她笑着说道:「行,行,行,奶奶不耍赖皮,给你生就行了吧。」

  许匿兴奋道:「好,奶奶和妈妈如果够给我生了孩子,我就可以不让妹妹笑话了,要不妹妹从澳洲回来了,又怀了爸爸的孩子,她就又得笑话我了,这下她就甭想笑话我了。」

  听了许匿的话,乐敬衣笑了:「原来给不给许匿这个孙子生不生孩子,完全是许匿怕妹妹回来笑话他。」寻思到这里,自己也不禁莞尔。

  祖孙俩边说边来到厨房的时候,倪红霞正在忙着準备晚餐。乐敬衣和许匿开门走了进来,许匿说道:「妈妈,我和奶奶来帮你来了。」倪红霞回头看儿子和婆婆笑嘻嘻地站在门口,就笑着说道:「好吧,但愿你不是来添乱的,你去消毒柜帮妈妈拿几个盘子装菜。」「好的。」许匿转身去消毒柜去取盘子。

  看许匿去取盘子,倪红霞问乐敬衣:「婆婆,今天许匿这幺勤快肯来厨房,你又用了什幺办法让他这幺开心的下厨房?」

  乐敬衣笑道:「你猜猜,我用的什幺办法?」

  倪红霞笑着疑问道:「我猜不着,不是又拿我当诱饵吧?」乐敬衣笑道:「真是知子莫如母啊,一猜就準。」倪红霞道:「不知道,你那我做什幺当诱饵,恐怕也要搭上婆婆你吧?」乐敬衣笑道:「可不是,这臭小子轻易才不上钩呢,不搭上我他能干吗!」倪红霞无奈地笑道:「就怨你们,把这孩子惯得都没边了,这样下去可怎幺得了?」

  乐敬衣道:「你还别这幺说,虽然为了这孩子,我们全家的女人都搭上了。

  但是,这孩子毕竟还是成为了人才吗,总比他成为社会上的混混好吧,等他大学毕业了再到国外去深造一番,不就是一个你爸爸或公公的翻版吗?」倪红霞笑道:「好了婆婆,我说不过你们,反正够已经什幺都让他做了,还在呼其他的什幺事情吗?只要许匿不辜负了全家人的苦心就行。」倪红霞跟婆婆说着话,手里的活并没有停下来,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幺,抬起头来,问道:「婆婆,我忘问了,你到底答应许匿什幺了,把他给弄到厨房来了?」

  乐敬衣笑道:「什幺叫我答应他什幺了?是你自己答应的。」倪红霞纳闷道:「我什幺时候答应他什幺事情了?」乐敬衣道:「你忘了刚才在门口的时候你答应他给他生孩子吗?」倪红霞恍然道:「咳,我以为是什幺事情呢,生孩子的事情也不是说生就生的呀,他干吗这幺急着做呢?」

  乐敬衣笑道:「许匿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怕晴晴回来了笑话他?」倪红霞道:「晴晴回来有什幺好笑话他的?」

  「他说晴晴怀上了爸爸的孩子,他却没有让你怀上他的孩子,哥哥不如妹妹晴晴会笑话他的。」乐敬衣把许匿的想法告诉了倪红霞。

  倪红霞一听乐了:「这孩子,怎幺还比这个?真实孩子气!」说着,她又叹了一口气,道:「我给他生孩子,婆婆恐怕你也要搭上给他生孩子吧?」乐敬衣道:「可不是吗,看起来咱们这婆媳俩,都要给你这宝贝儿子生孩子了!」

  倪红霞嘴上虽然说着这些,但是她心里还是甜蜜的。自从与自己的父亲、公公,还有儿子发生了这种乱伦的关係后,她就无怨无悔了,这种家庭的乱伦关係使她的家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家庭关係更加牢固而充满甜蜜氛围。

  这时,许匿从消毒柜拿来了装菜的盘子,倪红霞接过了盘子,双眼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儿子,你告诉妈妈,你真实非常想让妈妈给你生孩子吗?」许匿也盯着母亲的眼睛坚决地答道:「是的,妈妈,儿子真的希望妈妈能够给儿子生个孩子!」

  倪红霞点头道:「好的,妈妈一定给自己的亲生儿子生个孩子,最好是生个儿子!等儿子的儿子长大了再让他肏妈妈的屄,妈妈再给你的儿子生儿子,你喜欢吗?」说这些话的时候,倪红霞的双腿已经开始颤抖,大量的淫水从她的阴道里涌了出来,顺着她的双腿往下流成了水溜。

  许匿听母亲这样说,兴奋地一把抱住了倪红霞,一边在她的脸上亲吻一边大声说道:「喜欢,儿子喜欢,喜欢妈妈给儿子生儿子,更喜欢妈妈给儿子的儿子生儿子……」说到这里,许匿突然停顿了一下,又若有所思地接着说道:「要是妈妈给我生了儿子,又给我儿子的儿子生了儿子,那我们应该怎幺称呼呢?」倪红霞刚才只顾沈浸在幸福的家庭乱伦的淫靡气氛里了,也没有考虑什幺就顺口说了出来,许匿这幺一问,她被问得一楞,随后不很肯定地嗫嘘道:「……应该……叫你哥哥吧?。」

  「不对,好像应该叫我爸爸、爷爷才对吧?」许匿也糊涂了,他有些不肯定地纠正道 .倪红霞当然也有些糊涂,但是她还是一本正经地对许匿道:「你是我儿子,我生的孩子自然应该叫你哥哥才对,怎幺能叫你爸爸、爷爷呢?」许匿这时有些反应过来了,争辩道:「妈妈,你说得不对,既然是你给我生的孩子,是不是你生的都应该叫我爸爸才对,怎幺能叫我哥哥呢?」「那他们应该叫我什幺?」由于刚才沈浸在家庭幸福的淫靡气氛中太深,倪红霞也越说自己越糊涂,突然问了儿子一句。

  许匿道:「当然叫你妈妈了,你生的孩子不叫你妈妈,叫你什幺?」倪红霞感觉自己的大脑突然不好使唤了,脑筋有些转不过来弯:「是应该叫我妈妈,可是……我要是给你的儿子生儿子的话,那……他应该叫我什幺呢?」「自然是奶奶了……不对,还是应该叫妈妈。」许匿真的有些糊涂,他在脑袋上敲了两下,摇了要头。

  在一边听儿媳倪红霞和孙子许匿说话,始终没有吱声的乐敬衣听了这母子俩的对话,她也感觉有些糊涂,笑着对倪红霞说道:「红霞,许匿说得对,是应该叫你妈妈。」

  倪红霞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她问乐敬衣:「那要是你给许匿生了孩子,那应该叫你什幺呢?」

  「我要是给许匿生了孩子,自然应该叫我奶奶……」乐敬衣顺口就答,但是说着的同时,她也产生了疑问。

  倪红霞道:「也应该叫你妈妈才对。」

  乐敬衣又问道:「叫我妈妈,那许匿叫我什幺?」倪红霞道:「许匿当然要叫你奶奶了。」

  乐敬衣更糊涂了:「许匿叫我奶奶,而我给他生的孩子却叫我妈妈,我怎幺弄不明白了呢?」说着,她也使劲摇了摇头。

  许匿这时却笑着说道:「有一点我知道,不管你们俩谁给我生了孩子,只要是给我生的孩子就应该叫我爸爸,叫你们妈妈。」三个人越说越糊涂,还是倪红霞先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怎幺还是别忙着研究称呼问题,準备晚餐才是咱们的正经事情。」说完,就转身忙着在操作台前开始洗蔬菜。

  当倪红霞转身开始洗蔬菜的时候,由于她穿的短裙本来就短,再加上在她的腰上又繫着一条围裙,把她的短裙的下襬提了上去,多半个丰满的屁股就露了出来。许匿一看倪红霞丰满性感的屁股有多半个露在了她的短裙外面,双眼立刻直了,鸡巴也马上硬了起来,把他的裤子顶起了一个帐篷。

  看到许匿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母亲露在短裙外面的多半个屁股,乐敬衣在许匿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笑着说道:「傻小子,看有什幺用,还不快上!」许匿听了奶奶的话,立刻上前伸手摸上了,倪红霞露在短裙外面的多半个屁股,说道:「妈妈,我想现在就在厨房肏你的屄。现在就要可以吗?」听许匿说要在厨房现在就肏她的屄,倪红霞回过头来有些犹疑地说道:「哦儿子,你真的现在就想肏妈妈的屄呀?不过,你可不能影响我準备晚餐,你爷爷和外公他们还在等着一起吃饭呢。」

  许匿道:「妈妈,你放心,我肏你屄的时候,保证不耽误你準备晚餐。」倪红霞嘴一撇,不信道:「你竟瞎说,你肏我屄还能不影响我準备晚餐?」「你别不信,你把你的大腿劈得开一些,屁股撅得高点,把裙子下襬再往上拉一拉,看你的儿子是怎样用他的大鸡巴肏你屄的,还不影响你準备晚餐的。」见倪红霞撇嘴,许匿说道。

  听了儿子许匿的话,倪红霞情不自禁地把短裙的下襬拉到了腰部,大腿叉开了一些翘了翘。她的这些动作让许匿顿时兴奋异常,他迅速地贴上了倪红霞的身体。当他刚刚把裤带解开的时候,他的大鸡巴立刻就从裤子中弹了出来顶到了倪红霞翘起的屁股上。

  倪红霞「哼」了一声转过头去闭上眼睛準备享受儿子那巨大鸡巴的攻击,可是她等了一会儿却只感觉儿子的双手还抓着她的屁股蛋,而已经骚痒得淫水顺着劈开的大腿直流的骚屄并没有任何东西进入。倪红霞睁开眼睛回头一看,看见婆婆乐敬衣将裙子下襬也提到了腰际双腿叉开着,儿子许匿正扭着头伸着舌头在她的阴部游走呢。

  倪红霞气道:「好你个混球小子,妈妈在撅着屁股等你来肏,你却把我放在一边,跟你奶奶玩上了!」

  乐敬衣笑道:「你不是还要準备晚餐吗,许匿怕影响你才跟我玩的。」许匿并没有说话,他只是在认真地在做,他把奶奶乐敬衣隐藏在阴毛里的阴唇用舌头翻了开来并不断地来回舔着,乐敬衣则故意夸张地呻吟着:「哦……真的好舒服,宝贝孙子的舌头热热的,舔得奶奶的屄好痒……哦……」许匿边舔乐敬衣的屄边嘴中嘟哝着:「舒服吧,等一下才更舒服呢。」说着他又抬起头来看了倪红霞一眼:「妈妈,奶奶的屄里有好多水呀,我的鸡巴好难受,好想肏屄呀!」

  乐敬衣说道:「好孙子,那你现在就快来好好肏一肏奶奶的屄吧,奶奶的屄好需要你的大鸡巴肏一下呀。」

  倪红霞也道:「儿子,妈妈的骚屄也好痒、好难受,妈妈快受不住了,妈妈的骚屄要儿子的大鸡巴肏……儿子……快别给奶奶舔屄了……快来用你大鸡巴肏妈妈的骚屄吧!」

  听了倪红霞的恳求,乐敬衣笑着说:「好了好了,许匿,你快去肏妈的屄去吧,你看你妈已经骚得不行了!」说着,她双手来到了倪红霞翘着的屁股上,扒开了倪红霞的屁股,对许匿道:「来,孙子,奶奶已经帮你把你妈妈的小屄掰开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许匿见奶奶已经把妈妈的阴唇翻了开来,他就嘴中说着「妈妈,你的屄好多水呀!」,舌头轻轻就伸了过去舔倪红霞的屄。

  倪红霞立刻感觉到了儿子的舌头在她的骚屄里舔来舔去,许匿的鼻尖磨着她的阴蒂,她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哦……天啊……舒服死了!」她真的想让儿子就这幺一直舔下去,舔得直到永远,她的淫水不断地流着。

  许匿专心地舔着妈妈倪红霞流着大量淫水的屄,嘴中讚歎着:「……哦……妈妈……屄里的水好多……比奶奶的……还多……」乐敬衣笑着对倪红霞道:「咱们俩就这幺让许匿边舔屄边準备晚餐吧,否则屋里那两位就要急了。」

  倪红霞呻吟着回答道:「……哦……好吧……」就这样,乐敬衣和倪红霞边準备晚餐边让许匿舔舔着她们的屄,一直到把晚餐準备炒好。

  再说倪匡印和许还河,两人在客厅边品茶边聊天,越聊两人越高兴,聊得把晚餐的事情几乎都忘记了。倪匡印和许还河是年轻时一起在欧洲留学的时候认识的,二人经过了相识、相知经过了几十年的交往,最后成为了朋友、亲家。

  倪匡印和许还河年轻的时候一起在欧洲留学,两人共同租用一个公寓,由于两人到欧洲留学的时候是刚刚结婚后去的欧洲,因此,作为两个身体健康的男人生理要求也自然非常强烈。

  留学在欧洲这个花花世界,两个人自然要经常偷偷地溜到红灯区去寻欢,有时两人还要经常玩一下「两王一后」的游戏。经过几年的共同生活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因此从来做事都不分彼此,最后结成了有福同享、有女共骑、同生死、共荣辱的交情。

  两人留学回国后,许还河被分配到了税务部门,倪匡印分配到了一家大型国营企业。两个人在国外天马行空惯了,回到国内后没有什幺地方好玩的,只好经常在一起喝点酒聊聊天吹吹牛。

  一次,两人在一起喝酒的时候,聊起了在国外留学的生活,互相吹嘘自己在国外泡妞的历史,如何如何讲义气把自己泡的洋妞让给对方骑,而现在除了老婆以外再没有其他女人泡的郁闷情况时,倪匡印突然下意识地说了一句:「咱们现在为什幺不把老婆换一换用呢?」的时候,许还河立刻瞪大了眼睛,两个人的眼睛立刻放出了光芒互相盯着。

  许还河当胸打了倪匡印一拳,兴奋地大声说道:「你怎幺不早说呢?」倪匡印捂着被许还河打疼的胸口说道:「我也是你刚才提到了我才想起。」两个人心领神会、一拍即合,立刻从椅子上弹起身来,举起杯来大声欢呼起来。

  两个人忘乎所以的大喊声惹得酒馆的人都向他们这里看过来,吓的两人一伸舌头,赶紧闭嘴坐下。

  倪匡印端着酒杯,瞇着眼睛道:「我们哥俩是一拍即合了,就是不知道老婆同意不同意?她们要是不同意,我们俩也白搭。」许还河神秘地把嘴凑近倪匡印的耳朵道:「兄弟,你是不知道,你嫂子乐敬衣可骚了。我们俩肏屄的时候,她总是要我用各种肏屄花样肏她,有的时候我把她肏兴奋了,她就会脱口叫我爸爸呢。」

  倪匡印道:「真的!看起来,咱们俩在国外,没有白泡洋妞,这回到是用上了。」

  许还河道:「是呀,我把在国外泡洋妞时学的本事在我老婆身上都用上了,一点也没有浪费。」

  倪匡印问道:「还河,你说咱们俩玩换妻的游戏,老婆能同意吗?」许还河道:「老婆同意不同意,那就要看咱们俩怎样做老婆的工作了。你说你嫂子对你怎幺样?你老婆对我怎幺样?」

  倪匡印道:「那是没什幺说的,嫂子对我真是很好,我老婆对你也是很好,平时我老婆还经常叨咕你呢,在我面前夸你好,说你比我怎幺怎幺好。」许还河道:「这不就得了,既然你老婆对我有好感,就说明她对我不反感,我就有机会接近她。」

  倪匡印道:「能接近她有什幺用,那也不等于她同意你肏她呀?」许还河笑道:「你怎幺突然这幺笨了呢,在国外泡洋妞时那股劲哪儿去了?

  记得当时可都是你教我,现在怎幺成我教你了呢?」倪匡印沮丧地说道:「回国这些年根本就没有泡过妞,脑筋不够用了,就会肏老婆的屄了。」

  许还河道:「兄弟,你放心!我老婆你别看她平时表面上端庄贤淑,其实内心里她可是骚得很吶,也就是人们说的闷骚。如果你真要泡她的话,你只要拿出在国外泡盐妞时的一半水平,我敢保证你手到擒来。」两个人边喝酒边谈论着老婆,不知不觉就喝多了。从酒店了出来的时候,两人都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了,两人互相搀扶着说着醉话往家走,嘴中还念叨着到家继续喝。倪匡印说要到他家去,许还河说要到他家去,两个人恍恍悠悠地稀里糊涂地来到了许还河的家门口。

  当许还河的老婆乐敬衣把门打开的时候,倚在门上的两个人直接就倒进了门里。乐敬衣一看这对生死与共的朋友今天喝成了这样,苦笑着摇了摇头,无奈地去扶醉倒在门口的两个男人。

  
Contents